flash
你所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地方特色文化>红色圣地
贵州应占据“红色转折圣地”和“夜郎古都”文化智慧巅峰
来源:贵州民族法治网   发布日期:2017-07-06
 
 

遵义会议会址。摘自网络。

谚语:“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说的就是中国贵州。的确,贵州是中国唯一没有平原做支撑的省份,走进贵州,就走进了山之国。为了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多彩贵州”,是贵州开展的声势浩大的歌唱大赛、旅游形象大使选拔大赛、舞蹈大赛、国际摄影展等不同主题的文化系列活动,挖掘、展示贵州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如今,“多彩贵州”已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人士的关注,因涉及贵州的方方面面,正成为越来越亮的文化品牌,“多彩贵州”包含长征文化,阳明文化,少数民族风情,国酒文化,茶文化等!为了经济的后发跃起,贵州致力于多民族文化传承,与旅游融合,以形成文化旅游的新模式。但事实上,从发展全域旅游出发,贵州无论怎么多彩,但从打造文化旅游最大的“地标”来看,贵州要发展文化旅游,做活全域旅游大文章打好贵州经济落后的“翻身仗”,做好“红色转折圣地”、“复活夜郎古都”这两篇大文章,应是大力构建全域旅游新天地的贵州省应全力构建的文化智慧巅峰。

夜郎自大  一段被误读的历史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夜郎之名第一次问世,大约是在战国时期。据《华阳国志》记载,楚襄王派将军庄跃讨伐夜郎王,夜郎战败投降。

夜郎是我国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即存在于西南地区的由少数民族建立的一个国家。西汉以前,夜郎国名几乎无文献可考。古夜郎的地域与今天的贵州并不完全重合,它包括贵州的大部分与滇东及桂西北,还可能曾包括湖南的一部分,贵州则是夜郎的腹心地带。

需要原址恢复重建的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会址。摘自网络

夜郎国的故事首见于司马迁的《史记》。汉武帝开发西南夷后,为寻找通往身毒(今印度)的通道,于公元前122年派遣使者唐蒙到达今云南的“滇国”以后,再无法西进。其间,滇王问汉使唐蒙:"汉孰与我大?"后来唐蒙返长安时经过夜郎,夜郎国君也提出了同样问题。这段很平常的故事,后来竟演变成家喻户晓的成语----“夜郎自大”。汉语工具书都把它释为对妄自尊大者的讽喻。很多人正是通过这个成语知道古代西南曾经有一个夜郎国。

然而,从尊重史实出发,古夜郎却是地广数千里的泱泱大国。古夜郎的核心虽在今贵州黔西南一带,但它东至湖广,西及黔滇,北抵川鄂,南达东南亚各国,地广数千里,与西汉初期的版图不相上下。故“汉孰与我大?”并非“夜郎自大”。

大约在战国时代,夜郎已是雄踞西南的一个少数民族郡长国。当时的夜郎甚至包括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史记·西南夷列传》称:“ 西南夷郡长以什数,夜郎最大 。”这表明夜郎确实是当年中国西南最大的国家。

夜郎国富兵强。《史记·西南夷列传》载:“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夜郎能拥有精兵十余万,可见其国力之强盛。

长年养十余万精兵,给养、武器装备便是一笔巨额开支。由此足可见夜郎国力之强。

《史记》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枸酱是当年蜀地出产的驰名商品,蜀人不顾禁令,偷偷走私到夜郎高价销售。由此可见当时夜郎人很有钱,消费水平很高。

有史书说在夜郎“居其官者,皆富其十世。”夜郎国对官员实行“超级高薪制”,一人做官,能保其十代子孙的富裕。

有趣的是,史料表明夜郎还是我国历史上的外贸大国。《史记·西南夷列传》载:“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今印度),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大夏”指古代的波斯帝国,四川的商品通过夜郎国转口印度,再由海上商船运抵西亚波斯等国的。据考古证实,中国古代有两条“丝绸之路”,其中的海上“丝绸之路”便是从夜郎国转运到东南亚、印度等地,再转往地中海沿岸各国。夜郎国与南越国并无臣属关系,但当年两国间的商品交易十分频繁。

“夜郎自大”为多彩贵州打了一个最大的免费广告

“夜郎自大”属汉语圈认知率最高的一类成语,虽然这个成语是一段误读的历史,但时至如今,却为贵州打了一个很好的广告。这当中,贵州赫章是最大的受益者。

夜郎故事首见于司马迁的《史记》。汉武帝开发西南夷后,为寻找通往身毒(今印度)的通道,于公元前122年派遣使者到达今云南的滇国,再无法西进,逗留期间,滇王问汉使:“汉孰与我大?”后来汉使返长安时经过夜郎,夜郎国君也提出了同样问题。

这段很平常的故事后来便演变成家喻户晓的成语“ 夜郎自大”。这个成语到清代已广为流行。

赫章可乐考古出土的“套头葬”。摘自网络。

 

赫章可乐考古出土的铜立虎

清朝文学家蒲松龄在《聊斋志异·绛妃》中写道:“驾炮车之狂云,遂以夜郎自大。恃贪狼之逆气,漫以河伯为尊。”而成书于光绪后期的晚清小说代表作《孽海花》也在第二十四回写道:“饿虎思斗,夜郎自大,我国若不大张挞伐,一奋神威,靠着各国的空文劝阻,他哪里肯甘心就范呢?”

贵州黄果树瀑布,充满夜郎古韵。摘自网络。

贵州赫章云上花海。摘自网络。

夜郎立国共三四百年,是汉代西南夷中较大的一个部族,或称南夷。夜郎国存在了约300多年,其文明发展在西南地区具有较大影响。中华文化是由"多元"合为"一体"的。当汉文化在中原崛起之时,边疆也出现多种民族文化,"西南夷"中的夜郎文化便是其中之一。而"西南夷"泛指云贵高原与川西的古老民族。夜郎文化是西南民族文化的代表。

夜郎灭国于西汉末期,汉成帝河平年时(公元前28~25年),夜郎与南方小国发生争斗,不服从朝廷调解。汉廷新上任的牂牁(zāng kē,今贵州省大部分及广西、云南部分地区)郡守陈立深入夜郎腹地,斩杀名叫兴的夜郎末代国王,平定其臣属及附属部落的叛乱。从此后,夜郎不再见于史籍。

《后汉书·南蛮传》说:“永初初年,九真徼外夜蛮夷,举土内属,开境千八百四十里。”当时的夜郎甚至包括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古夜郎的核心虽在今贵州黔西南一带,但它东至湖广,西及黔滇,北抵川鄂,南达东南亚各国,地广数千里,与西汉初期的版图不相上下,可谓泱泱大国。古夜郎文化波及范围甚广,故“汉孰与我大?”并非“夜郎自大”。

“唱的是文化戏,打的是经济牌”。世纪之交以来,国内各地争抢这一名称,为的是发展文化旅游。自当年湖南新晃向国务院申报更名夜郎县的消息传出后,引发了系列夜郎文化归属地震风波。关于夜郎之争,在国内就有多种学说,一说是贵州长顺县广顺镇说;二是湖南沅陵说;三是贵州毕节赫章可乐说;四是贵州遵义桐梓说。

2001年,贵州赫章可乐考古遗址发掘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10年,可乐遗址作为国家首批考古遗址公园建设项目被批准立项建设。赫章可乐出土的千件文物,奠定了赫章县作为夜郎大遗址的历史定位,赫章因此被誉为“贵州考古发掘的圣地,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

“夜郎自大”两千多年后,夜郎故里,今贵州赫章县“出产”的民歌《阿西里西》入编全国中小学教材。2016年10月17日,以赫章本土元素创作的歌曲《阿西里西》、《核桃娃》与神舟十一号宇航员一道飞向太空。而赫章县发展夜郎旅游的前景,在2015年该县成功打造云上花海成功后,更加触动贵州赫章人致力发展夜郎文化旅游的大神经。

贵州是红色革命的转折圣地 红色文化旅游列入中央财政“两黔”之盘

贵州是红色革命的转折圣地,80多年前,这里见证了决定长征成败和红军队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长征中三大主力红军,有两支在贵州取得重大转折,贵州在红军长征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自江西于都出发,经由湖南转战至贵州境内时,人数已由8万6千人减少至3万多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先后召开了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系列重要会议,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展开“四渡赤水”之战,实现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

夜郎古韵再现:赫章《撮泰吉》。本报记者 李才武 摄

1936年3月2日,红二、六军团经由湖南转战至黔西北乌蒙山腹地今赫章县境内,红二、六军团军团部在赫章县野马川镇下街村召开野马川会议,决定以赫章为中心,进行千里乌蒙回旋转战摆脱十倍于己的强敌围剿。野马川会议后,红二、六军团沿今贵州威宁、赫章界河横江左翼,挥师北进,三进三出云南奎香,取得著名的乌蒙回旋之战的决定性和转折性重大胜利。面对强敌围剿,在红军长征的危急关头,在贵州,中共中央政治局先后召开了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系列重要会议;在与党中央完全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红二、六军团在赫章召开同样具有决定性和转折性的野马川会议。中央红军在黔北的“四渡赤水”之战,红二、六军团在黔西北展开乌蒙回旋,沿横江左翼运动“三出奎香”之战,是红军长征中最为经典的运动战。

赫章阿西里西大草原的夜郎古风。摘自网络。

在黔西北地区,红色印迹最多。红二、六军团长征经过毕节,创建了“黔、大、毕”根据地,成立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这是长征途中唯一的省级苏维埃政权。

2014年12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以文件形式传达出了“大力发展红色旅游”的高层声音。红色旅游开始在中国大地上勃勃兴起。该文件在“总体布局与建设重点”中,提出首先要“培育十二个重点红色旅游区”,其中第4个为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黔西红色旅游区”,主题形象是“历史转折,出奇制胜”。10多年里,在贵州,“黔北”的红色旅游风生水起,从“红”起来到“火”起来,出现了“天天都像黄金周”的格局。可是,地处“黔西”的毕节,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热”。

贵州对外推介的古韵赫章。本报记者 刘世艳 摄

几十年来,主流意识对于中央红军长征中遵义会议、四渡赤水、抢渡乌江、娄山关大捷进行了强力渲染,旅游业界对遵义红色第一的口碑和推介,川渝主要客源市场与遵义的地利优势等等,使得“黔北”优于“黔西”。“红色圣地,醉美遵义”的城市定位,使遵义如日方升,加之交通大改观,从而盛极一时。但在贵州,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的重大价值,却几乎被人所忘记。只到2016年上半年,新闻媒体追寻红色中国的光辉岁月,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的重大价值才被广为宣传。

“黔西”在红色文化上,所以能进入中央“盘子”,是它自身有着浑厚的红色资源。这其中,“大长征”(应包括红25军,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中的红一、红二方面军都在毕节留下了足迹,黔大毕新苏区纵横毕节7县179乡(镇),红二、六军团扩红5000多人,毕节人民为红军赶制新军装2万多套,军民鱼水情深,被称为长征中的“黄金时代”。毕节的长征文化资源在全国可以算得上富集而优质。对于发展文化旅游的贵州省来说,毫不犹豫地把注意力转向红二、六军团在毕节的长征史迹文化,不但应该是当下毕节发展红色旅游不二的选择,也是贵州省应抢打的红色旅游牌。

打开《红色毕节》画册目录,红二、六军团长征在毕节就占有40小节,大大多于地下党活动、中央红军在毕节和其他章节的内容。只要认真挖掘,还可发掘得更多,“乌蒙磅礴走泥丸”也可以视为对红二、六军团乌蒙山回旋战的颂歌。红二、六军团在毕节声东击西、寻机歼敌,摆脱10余万敌兵追击堵围的战法,被后人称作“神来之笔”。后来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时,毛泽东赞扬道:“二、六军团在乌蒙山打转转,不要说敌人,连我们也被你们转昏了头,硬是转出来了嘛!出贵州、过乌江,我们一方面军付出了大代价,二、六军团讨了巧,就是没有吃亏。你们1万人,走过来还是1万人,没有蚀本,是个了不起的奇迹,是一个大经验,要总结,要大家学习。”

乌蒙山回旋战这样的大史实,应该成为红色贵州最出彩的文化,并应该在发展全域旅游的今天迅速打理成旅游产品,作为长征文化的主打产品推出,在全国红色文化中占据红二方面军长征文化的高地。

“夜郎古都”和“红色转折圣地”是贵州应构建的文化智慧巅峰

贵州欠开发也欠发达,这在很长时间以来让很多贵州人感到自卑。但是,在今天,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和工业化的“后期反应”,欠开发也欠发达的贵州,却日益显出其“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的亮丽风姿。在贵州毕节市,有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今赫章县,历史上,彝语叫作“吼珠”。如今,昔日“苦甲天下”,作为中国贵州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的发祥地,赫章因为其作为“夜郎古都”和“红色转折”之“第二遵义”,正在成为多彩贵州发展文化旅游的后发居上之地,成为贵州省发展文化旅游最有希望的地方。

江西、北京游客眼中的夜郎古韵。摄于贵阳龙洞堡机场。本报记者 李才武 摄

赫章被誉为“贵州考古发掘的圣地,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其景内“贵州屋脊”韭菜坪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国十大避暑名山”和“中国野生韭菜——多星韭之乡”,彝族铃铛舞、苗族大迁徙舞等多次荣获“山花奖”等国内大奖。今年上半年,赫章夜郎歌舞队凭着《阿西里西》优美的民族韵味摘取了全国《谁是舞王》争霸赛总冠军,赫章这个夜郎彝族先民发展孕育的上千年的福地,各种别具一格的夜郎云上风景让外界充分感受到了浓郁的阿西里西风。赫章苍山如海、万峰成林,河道纵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让人荡气回肠的大、小韭菜坪、九龙谷温泉、平山大小天桥、古达天坑伏流,以及威奢的大草原、松林坡的千年杜鹃等等,这些奇异的山形水貌和具有世界唯一性的野生韭菜花正逐渐向外界揭开夜郎神秘的面纱。神奇瑰丽的草原风光、韭菜花海以及积淀深厚、古朴多姿的民族文化,是赫章阿西里西最亮的风景之眼,还有享誉全世界的樱桃、核桃、天麻等特色生态资源,同时也使赫章成为国内最能寻找到乡愁的地方由古老的夜郎文明而来,赫章流传久远的彝族火把节、苗族跳花节等民族节庆,无一不记述着古夜郎文明的厚重与淳朴。近几年来,国内多地开启“高温烧烤模式”,更加使得“全球升温、我自清凉”的古夜郎之都、阿西里西赫章正在成为贵州省内外游客憧憬向往的纵情山水之地,返璞归真之地,追忆乡愁之地。赫章作为中国发展红色文化旅游“第二遵义”、“第二赤水”的地位,更是使得依托山地资源发展全域旅游的赫章成为多彩贵州发展大旅游拉动大发展难得的一块风水宝地。

贵州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让人感到惊奇。本报记者 李才武 摄

在赫章,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复活”的夜郎:赫章苗族蜡染、彝族刺绣和绣花、遗留着夜郎风味的农特产品,夜郎古装原生态、苗族大型歌舞史诗《大迁徙》、《苗族古歌》,夜郎彝族风情舞蹈《铃铛舞》、苗族《西迁葬笙曲》,彝族《撮泰吉》、《彝族古歌》等,夜郎的千古之谜尽显人们面前,通过一个“复活”的夜郎,人们可看到贵州赫章作为古夜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夜郎、阿西里西原生态文化旅游等古韵及原生态文化品牌的无穷价值。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夜郎古韵:阿西里西之彝族铃铛舞。本报记者 刘世艳摄

而在贵州省内,以夜郎古都赫章为中心,牵发省内夜郎故里橦梓、六枝等地夜郎风情旅游,结束夜郎归属在哪的争历史论,集全省之力,以夜郎文化为大统领,多彩公园省才会更加富于大文化灵魂。古汉文化和夜郎文化原生态结合展现,贵州的古韵乡愁,才会有一个大包装。贵州夜郎大古都、夜郎大遗址的大定位,反过来,还可使湖南新晃等地明晰其自身在夜郎文化旅游发展上的区情定位。

贵州发展红色旅游,黔北、黔西虽是各有风姿,以“红色转折圣地”定位贵州红色旅游,在中央指的明路里,黔北、黔西均难舍其谁。在遵义会议会址之后,贵州省应尽早向中央争取立项,原址恢复建设赫章野马川会议,将赫章县更名为阿西里西县等,对于推动多彩贵州文化旅游抢占西南山地旅游乃至全国文化旅游头矛,应有贵州文化旅游打包发售的“巅峰之义”。据前沿时报记者了解,贵州赫章近邻云南省镇雄县,已向中央争取到5000万元专项资金,镇雄乌蒙回旋纪念馆已经进入征地建设阶段。

前沿时报记者 李才武、刘世艳